加入书架 | 下载全本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 | 手机阅读 | 手机客户端

书包网 -> 青春 -> 你是男的我也爱

你是男的我也爱 分节阅读_65

作者:angelina   上传:179991098   下载:你是男的我也爱   更新时间:2012-05-04 13:30:45   文章状态:连载中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很多事麦丁看不到,就错过了,如果抓不住幸福,拿什么来抵挡伤痛?他看不到安子晏的失落,安子晏不安,看不到吕伟眼中对自己的渴望,懵懂的像个孩子。

  吕伟看着安子晏离去,第一步就是离间你们,其实离间他们应该很容易吧,两个相反的xing格,一个不愿意说,一个猜不出来。剩下的就是趁虚而入吧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

  麦丁抬起头勉强的笑笑,可是笑容很难看:“没事啦,让你看笑话啦,他看谁都不顺眼,你别放在心上,那我去上学了。”

  “你魂不守望舍的,这么让你走,我实在不放心,还是让我送你一程吧。”

  麦丁看着吕伟真诚的脸,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是点点头,一路上却再也没有心情聊天,脑子里就在回忆昨天到底做了什么会让安子晏生气,却从没有往吕伟身上想。或许说他完全没有把吕伟当作一回事,就更想不到他就是这次吵架的主要原因。

  “在一起很辛苦吧,看样子,他脾气很差。”还是吕伟先开口。

  “他很少这个样子的。”麦丁摇头。

  “是吗,我怎么觉得你挺委屈的,听你昨天抱怨,你一直都在被他欺负,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硬撑,如果过的很累,放手不是很好吗?”

  “看来果然你还不够了解我和他,他是一直欺负我来着,不过,我常想,这辈子也许再也没办法找到比他对我更好的人了,虽然有点矛盾,不过要怎么说呢,只有在没有他时才会感觉到累,所以我是不会放手的,就算他放手了,我也要再抓起他的手。我到了,先去上课了,就这样,今天谢谢你。”麦丁冲吕伟挥挥手就跑向学校。

  吕伟目送着麦丁消失在学校里,好像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容易呢。

  两个人一直僵持到放学,麦丁终于忍不住,叫住前面正准备离去的安子晏:“你是要怎样,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全班同学都把目光投向两人,安子晏扫了全班一眼,全班马上收拾自己的东西飞快的走出教室门外。安子晏随便靠在一个书桌上,看着麦丁,一脸漠然:“那个吕伟没来接你?”

  麦丁咬着下唇:“你在说什么,他为什么要来接我?”一问完,麦丁反应过来,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:“你就为了吕伟在生气?这有什么好生气,我们只是朋友。”

  “那真是很要好的朋友。”安子晏的口气里全是讽刺。

  “你真的无理取闹,就为了这种莫虚有的事跟我吵架,冲我发脾气?我连交朋友的权利都没有了?安子晏,你不要太过份。”

  “你要怎么才会看明白,等他亲你时?”

  “你别越说越过份,你又不认识,就凭你自己想的就冤枉人。”

  安子晏笑笑,笑容里全是伤,麦丁说的每一个句都变成了安子晏的痛:“是啊,我就是这样的人无理取闹的人,反正我说什么做什么,都是个混蛋。”

  自己明明就和吕伟没什么,为什么安子晏要这么说,把自己和别的男人摆在一起,让麦丁心里好难受,更多的是愤怒。

  “安子晏,为什么要惹我难过,我难过了你就好受了是不是?也对,反正你一直都爱欺负我,你都不会管我感受。”麦丁气得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。

  安子晏站起身,贴近麦丁,红了眼:“这就是你想的?”

  “不然你还要我怎么想?无缘无故发我火,真是好笑,我只是交个朋友你就这样,那些天天跟你告白,贴着你的女生,我什么时候冲你发过火?安子晏,你真自私。”

  安子晏捏住麦丁的下巴,狠狠的,用力的:“你怎么敢,怎么敢这么说我。老子他妈至始至终维护都是你,你呢,我自私?他比我温柔?比我体贴?然后呢?你要跟他在一起吗?”

  麦丁被安子晏捏的好痛,眼泪不由自主的就蹦出来,是因为自己说的那些话吗,可是自己从没有想过拿安子晏跟谁比较过,麦丁想说什么,安子晏放开麦丁:“麦丁,你真让我失望透了。”

  “要我怎么说,你才相信我跟他确实没什么,你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我?”

  安子晏已经被麦丁伤的有些无力,他知道他和那个吕伟没什么,他气得是麦丁的维护和比较。可是他好累,累得不想再说什么,转过身就准备离开,被麦丁抓住手:“是不是我不再跟吕伟见面了,你就会好过点,那好,为了你,如果你不高兴,我谁不见,这样行了?”

  “在你心里,我就是这么个人?”安子晏甩开麦丁的手。自己在他眼里真有这么自私?

  “你还要怎样?果然如吕伟所说,跟你这种人在一起好累。”麦丁气了,明知道这话会伤害到安子晏,却硬要说出来,他也要让安子晏感受一下自己心里有多痛。

  安子晏愤怒的看着麦丁,终于失去理智:“麦丁,你他妈的真不要脸。”

  这话一说出口,两人都愣了,麦丁抬起手就给了安子晏响亮的巴掌,哭着推开安子晏就跑了,教室空荡荡的只剩下安子晏,你以为你难过了,我会好受?

  那些言不由衷的话,却也能把人伤很痛很痛。

  你伤害了我,我弄痛了你。

  是谁在哭泣,吵醒了整个世界。

  是谁在呻吟,疼遍了每个伤口。

 “白痴,王八蛋,竟然骂我。”麦丁边跑边用袖子擦着眼泪,安子晏从来没有那么凶的骂自己,也没有骂得那么难听过,他一直跑,一直跑,跑到体力不支,坐在河岸边。脑海里、心里浮现全是安子晏的脸和话。

 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原来不是家庭的问题解决了,一切就好了。

  还有我们之间的问题。

  吕伟从学校开始就一直跟踪麦丁,他站在麦丁的面前,抽出纸巾蹲下来递给麦丁:“没事吧,怎么哭成这样了?”带着天使般的笑容。

  麦丁看到吕伟,接过纸巾:“怎么到哪都能碰到你。”

  “大概是老天安排的吧,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

  “有什么事说出来发泄一下心里会好一点吧。”

  一想到这事,麦丁又禁不住鼻子酸:“还能有谁,莫名其妙,竟然说你喜欢我,还冲我发火,骂我!我们才认识两天,你怎么可能喜欢我,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”还在说气话,这话要是被安子晏听见了,估计又要大吵一顿。

  吕伟装作神色黯然的样子:“看来是我不好,让你们吵架了,我还是不要烦你了。”说着正准备离开,麦丁抓住吕伟的手:“凭什么走,他都那样骂我了,只允许他在女人堆里转,我交个朋友都不行?”

  “可是,这样不太好吧。”

  “没什么不好的,这次是他的错,我是不会让步的。”

  开着车追出来的安子晏,把车停在不远的地方,看着麦丁和吕伟,还有他们拉在一起的手,什么都没说,开着车离去,还有什么比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来得心痛。

  吕伟继续火上浇油:“他怎么会舍得骂你,你不是说他对你很好吗?”

  “竟然那么骂我,我一辈子都不想理那个烂人了。”

  “真能做到吗?”吕伟问。

  被这么一问,麦丁有些愣了几秒,最后垂下肩膀摇摇头:“不可能做到的,别说他骂我,就是他打我,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和身体想向他靠近的冲动。”

  “爱情走到这一步好吗?他都已经不相信你了,就别说我,以后你都不交朋友了?你们还要为这样吵多少回架,如果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,爱情只是纸上谈兵吧。”

  人就是这么奇怪,当别人说安子晏不好的时候,麦丁的脑子里却浮现出安子晏的好:“虽然,他老骂我白痴、笨蛋,但也有叫我宝贝的时候。我不管是不是纸上谈兵,我不管有没有信任,我只要安子晏,其他的我什么都不在乎。”

  看着麦丁这么坚定,吕伟并没有打退堂鼓,看来砍的还不够深,还需要再加一刀。吕伟是个不择手段的猎人,当然也不会因为麦丁破了自己完美的捕杀纪录。

  “那你接下来要去哪,如果没地方住可以去我家。”

  麦丁摇摇头:“不用了,谢谢你的好意,我想先在这里呆一会儿,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  吕伟站起来:“那我不打扰你,什么事想开一点,不要这么难过,什么事值得,什么事不值得,你应该明白。”

  麦丁沉默不语,依吕伟的猜测,麦丁最后肯定会忍不住回去找安子晏,他慢慢的算准时间走到安子晏家门口,正好碰到安子晏和曹成毅两个人回来,吕伟笑笑:“这么快就找到新欢,看来我也不用那么费力嘛。”

  安子晏冷着脸:“你来这里干嘛。”

  “这路没有写你的名字吧,我不能来?”

  曹成毅冲上去想揍嚣张的吕伟,被安子晏拉住了:“我警告你,最好别碰他。”安子晏眼里的寒气让吕伟都倒抽了口气,但他还是帮作镇定:“为什么不能碰,他也没有写你的名字吧。”

  “不要惹我,老头子。下场会很惨的。”

  “反正下场都会很惨,那就先让我爽一回再说,做鬼也风liu嘛,他在床上的功夫应该被你调教到不错吧。”

  安子晏上前对着吕伟的鼻子就是狠狠的一拳,因为用力太重吕伟被打的倒在地上,鼻子流出鲜红的血,吕伟用手指摸了摸血,竟然笑了,他要的效果达到了,因为不远处,他看到麦丁正朝这边跑过来,扶起了脸色苍白的吕伟:“怎么样?要不要紧?”

  吕伟摇摇头:“不要紧,不关他的事,是我自己本来想劝劝他去跟你道歉,可是看来我真的不适合出现吧。”

  麦丁一听,更是火了,冲着安子晏吼道:“你有没有搞错,怎么打人?”

  曹成毅想帮安子晏说话,被安子晏阻止了:“让他说。”

  “你打人还有理了?骂我也就算了,真他妈不是个男人,我不就交个朋友吗,有这么看不惯?那你还不是和个男人在一起,过份不过份,把人打成这样。”

  安子晏被伤的很深,深得以至于麻木的感觉不到痛,只有悲哀。

  悲哀的是你看不到我的伤,悲哀的是我看不到你的爱。

  吕伟在那里说好话:“麦丁,为了我吵不值得,我会很愧疚的。”

  曹成毅在旁边骂吕伟:“你他妈真是个让我恶心的男人。”

  “二打一很得意?我们走。”麦丁扶着吕伟。

  安子晏叫住麦丁:“麦丁。”

  麦丁背对着安子晏停住。

  “如果你再走一步,我们就算完了。”

  麦丁全身颤抖,不管怎么吵,为什么要轻易把这句话说出口,明明错的就是他,承担这份痛苦却是自己,麦丁根本就不想分开,可还是倔强的扶着吕伟走了。安子晏转过头往屋子里走去,曹成毅问:“为什么不告诉他?”

  安子晏淡淡的回答:“说了又有什么用。”

  拿爱情来赌,赌你会留下来,赌你会回过头,结果你走得很彻底。
本章结束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广告合作|会员注册|意见反馈|更新记录|
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、书友评论、用户上传文字、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,与书包网无关
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,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。谢谢!
Copyright ©2009-2016 bookbao99.net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. 闽ICP备1603307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