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下载全本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 | 手机阅读 | 手机客户端

书包网 -> 耽美 -> 无下限的虚拟世界(NP)

无下限的虚拟世界(NP) 分节阅读_12

作者:黄粱   上传:晒过的棉被   下载:无下限的虚拟世界(NP)   更新时间:2015-05-23 09:52:39   文章状态:已完结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放下。”明心的声音似乎有让人宁静的作用,林礼重复着那句不若放下,神色渐渐柔和下来。他抬起头,望着明心笑得温柔:“那双儿放下过去,今后都与大师相伴,再不要旁人,大师可要时时在我身边陪着双儿哦。”

并未听到想要的答案,林礼看着明心神色又有那么一瞬的悲哀,正想开口询问,却觉得天旋地转,回过神发现被明心按倒在地。

“不谈今后,日前都是双儿主动伺候贫僧,今夜就换贫僧来伺候双儿吧。”说着低头含住林礼的双唇,林礼纵然还有些许疑惑很快也被情潮淹没,案上烛火不知何时被风吹灭,少时,房内又只剩下喘息与撞击声此起彼伏。

作者想说的话

净居寺什么的真有这地名,一般说的是江西省最有名的那个,但是我发现全国各地还有很多叫这名字的庙子。所以我就大胆地借用了一下...不要去对号入座哟~

今天先纯情一下,明天继续丧失= =....不要偏离主旋律嘛AVA

第十一章、阴谋初现

却说正在林礼与明心缠绵悱恻之时,东厢禅房内,明空正低头站在老和尚面前,老和尚手中捧着一张皱巴巴的白纸,纸上内容赫然是方才林礼所写下的线索。

“这么说来,那小子已经有所察觉了。”浏览完毕,老和尚将白纸放到烛火上方,看着它被火光吞噬,火光映得那昏黄的眸子泛着红光。他轻抚长髯,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“是的,徒儿觉得已不能再将其留在寺中,还是尽快下手为妙。”明空开口附和,话语间夹着杀意全然不似出家人的慈悲模样。

“不忙,且再看两日,你我师徒匿于寺中也有不短的年月,如果这小子争气,等东西到手,我们便可回宗复命。到时候大功一件,相信宗主定会重重有赏。”老和尚显然比明空更能沉得住气,但想到那美好的未来也自得地笑得古怪,不似人声。

“徒儿短视了,一切听师父吩咐。”明空似乎也被老和尚的好心情感染,声音透着轻快。

“这两日给老夫时刻盯紧西厢,若有异动及时来报。”老和尚不忘嘱咐徒儿,明空急忙应声,恭敬地退出禅房。

再看西厢,林礼与明心渐入佳境,平素被动地听从林礼指挥行事的明心今日一反常态,林礼被抱到窗前,半截身子伸出窗外,腰部锁在明心手中,后穴被飞快菗揷。深秋的风已经有些冻人,但林礼浑身火烧一般并不觉寒冷。上身衣衫未解,扶着窗棂,下身却被撩起衣襟褪下亵裤肆意侵犯。林礼咬着牙强忍着呻吟的冲动,望着远方隐隐约约的山景。明知道已届子时,不会有人经过,但那暴露的姿态仍旧是让他快感倍增。

明心腰上有劲儿,也是出奇的持久,便是不耍什么花样也能操得林礼讨饶不已。这日更是百般讨好,似要把前几日林礼言传身教的那些姿势都一一试过。抛下心中苦闷,林礼放开了身子仍他施为,真气日益精纯也让林礼体力渐长。估摸着若是刚入华胥时,一场性事且不能坚持到最后的自己,现在却能折腾整夜。

这些日子林礼爱上了缚住分身用后庭高潮的快感,今天是明心亲手为他绑上,想着那平日里拨弄佛珠的手替自己做这等淫邪之事,林礼险些就这样射出来,还是察觉端倪的明心飞快地掐住顶端,痛得林礼一个激灵,埋怨地瞪了明心一眼也没怪他。

两人肉体纠结,抵死缠绵。黎明十分,明心拥着瘫软的林礼,轻抚着林礼被操弄一夜有些合不拢的穴口,解开前端的发带安抚被禁锢太久的肉芽。终于,林礼抽泣着在明心手中泄了出来。

“双儿,今晚我恐怕不能来陪你。”明心有些迟疑地说道,窗外弯月似弓,若隐若现。久久未能听到怀中人的反应,明心低下头,才发现原来林礼已然沉沉睡去。明心不忍叫醒他,轻轻将其放置在竹席上,扯过薄被替他盖好后往案上留下一纸信笺才快步离去。

林礼睡到过午方醒,整整两夜的通宵纵情让他有些吃不消。推门出去发现门前放着一托盘的斋饭,却已经凉透。林礼练功日久,偶尔错过顿头也不觉饿得腹痛,索性省了午饭径直去了前院。

许是山中雨水落尽,已是连着两日的晴天,林礼还念着自己的建筑史作业,在前院中摆了几案开始描摹主殿构架。主殿坍塌大半,露出房梁榫卯,断垣残壁看着让人触目惊心,却便宜了林礼作画,约莫一个多时辰后,透视图纸已经基本完成。林礼原本绘画功底不错,怎奈这虚拟世界中没有绘制图纸常用的炭笔。林礼只得选用最小号的羊毫精描细画,待到完成才发觉眼睛酸胀不已,右臂也有些抬不起来。

“施主这是在画什么,怎的此画如此奇怪。”明空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,吓得林礼差点甩掉手中的笔。不着痕迹地拍了拍胸口,林礼才对明空瞎编称自己不忍看这绝妙古刹破败至此,想画了图去山下找寻匠人看能否将其复原。明空沉默片刻,脸上瞧不出是何神色,接着端过一旁丰盛的斋菜,言道林礼错过午饭相比饿急,特地提早送晚膳过来与他。林礼也不管明空那拙劣的话题转移,道过谢,接过盘子往房中去了,身后明空并未跟来。

这两日不知是双方都有了防备还是旁的什么原因,明空好似越来越疏远林礼,林礼也不介怀,寻思着雨既然停了,如何拐了自家大师下山才是第一要务。用过膳,趁着天光未暗将图纸修改完成,还特地下线提交了作业林礼才又重新回到房中。原本以为会已在房中等着自己的明心却并未出现,林礼有些纳闷,并未多想,只斜靠着矮几闭目养神,房中檀香较往日更为浓郁。林礼白天睡得足,此时并无睡意,忽然隐约间听闻房门开闭,以为是明心前来并未睁眼,等着看明心要如何唤醒自己。

房中响起略显沉重的脚步声,接着林礼察觉被一双陌生的手臂钳在怀中,慌忙挣扎着抬头,却见一个陌生的老和尚正一脸淫笑地看着自己。这老和尚初看时辨不清年纪,瘦骨嶙峋,皮肤下甚至可描绘出头骨的形状。眼眶深陷,双目却微微突出,眼球竟有一半暴露在眼眶之外。和尚白眉白须,五官纠结在一起,丑陋不堪。他脖子上挂着一串巨大佛珠,每一颗皆有成年男子拳头大小,僧袍包裹住干尸一样的身躯。明明枯瘦如柴的老和尚却力大无比,任林礼运足了真气也无法脱离桎梏。

“你是谁,怎么进来的,快放开我……”老和尚离得近,呼出的气味带着腐臭,熏得林礼几欲作呕。

“嘿嘿嘿嘿,明心小子如何进来的,老衲便如何进来。你这骚蹄子既然浪得勾引佛门弟子,那小和尚干得为何老衲干不得?”老和尚的话语惊得林礼一时间忘记了挣扎,“你是明心的师父?你把明心怎么了!明心在哪里!?”惊慌失措的林礼一连串质问,引得那老和尚哈哈大笑,一只手将林礼固定在怀里,另一只手捉住林礼的下颌伸出舌头在林礼脸上舔了一口,意犹未尽地说道:“小骚货别急,一连问了这么多个问题,叫老衲如何回答得过来。不如这样,待老衲干你一回再回答你一个问题如何?”

作者想说的话

这两天卡文卡得好痛苦= =...写到老和尚出场居然奇迹般地顺了,我果然还是喜欢写丧失的内容么...剧透一下,今天是小受的受难日,三更让大家看得连贯一点,中午12点半和晚上七点半...这些日子蟹蟹大家的支持,我会尽量坚持下去的!!至于情节和文笔上的缺陷,渣作者只能不断自我修炼,希望能够让大家满意...还是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地监督我,鞭策我哈~

脑补一下:

渣作者:快来鞭(chou)策(da)我吧~~~

第十二章、淫僧方丈(一)(高龄攻,粗口H)

林礼气得仰倒,喘着粗气,若不是被那和尚禁锢着,恨不能狠狠扇那老脸两巴掌。然而想到佛门中森严的清规教条,心中牵挂着明心的安危,不得不按捺住怒意温言替明心求情:“大师既然是明心的师父,明心一向尊礼守戒,此番破戒皆因小辈而起,还望大师莫要责罚明心,小辈……”林礼迟疑半分,畏惧着老和尚先前做派,心一横咬牙说道:“小辈任由大师处置,却无怨言,请大师高抬贵手,放过明心,小辈感激不尽。”

“恩,不错不错,你这小辈果然重情重义,”老和尚听到林礼一番言论暂且放开了他,扶须点头说道:“既然你有此觉悟,那便要看你能否令老衲满意,否则……哼哼”老和尚闭着嘴闷笑两声,听得林礼寒毛耸立,冷汗直冒。心中抗拒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,却为了心上人不得不屈意就范,牙槽咬得生痛。

老和尚伸手虚空一抓,窗前的蒲团便被吸了过来,接着盘腿坐下淫邪而露骨的目光灼烧着林礼。离开官妓楼后便再未被这样注视过,林礼瞬间仿佛又跌回那森罗地狱一般,咬着下唇,身体僵直,死死撰着拳头,眼神不甘而无奈。

“还在等什么,莫非要老衲教你不曾。”老和尚出声催促,言语轻慢更胜那些粗鄙嫖客:“你这骚货前些日子那般饥渴,老衲的大徒弟木讷呆滞竟然不但被你惑得破了戒,还动了情念。这几日你那些下作的表演倒是让老衲开了眼界,今天也让我这做师父的享受享受你高超的淫技,你放心,老衲可比明心那根木头知情识趣得多,啊哈哈哈哈!”听着老和尚的话,林礼既羞愧又惶恐,难不成老秃驴这些日子都从旁窥视着禅房内发生的事情,不然为何知道得如此清楚。

左右拖不过去,林礼只得慢条斯理地解着衣裳,想到昨夜还与明心憧憬二人相依相伴的未来只得在心里默默垂泪。

“快些脱,磨磨蹭蹭的,激怒了老衲后果你可承受不起。”老和尚不耐烦地说道,猴急地扯开僧袍。正如林礼所想,僧袍下的躯体瘦得触目惊心,仿佛只有一层皱巴巴的老皮包裹着一副骨骼。然而意外的是,老和尚胯下之物却异常硕大,仿佛婴儿手臂粗细的肉柱约莫八寸有余,顶端肉冠更是大如鸡子。那阳物通体红得发紫,青筋暴起,甚是骇人。

“先让老衲试试你的嘴上功夫,好好含,一会儿才有得爽。”

林礼只得俯下身,跪在竹席上,张开嘴刚要凑上去却被老和尚止住。身体被挑了个个儿,林礼仰躺在老和尚胯下,饱满的囊袋垂在他眼前。这姿势虽然困难,但对于“身经百战”的林礼来说还是不在话下的。他仰头舔舐囊袋,腥臊带着一股古怪的味道灌入口鼻,林礼忍不得转头干呕。

“桀桀桀桀,受不了老衲的味道么,怕你一会儿喜欢得停不下嘴。”怪笑着,老和尚提起腰,用手固定住林礼的头,捏着他的鼻子将硕大的亀头插进了他张开的小嘴。

“呃…呜呜…咕噜……咳咳…唔”巨大的肉木奉缓缓移动,将林礼的小嘴当做淫穴菗揷起来。那阳物过于巨大,才不过插入一半就已经顶住林礼的喉咙。林礼下颚完全无法活动,只得张着嘴任由老和尚菗揷,口水和着肉木奉上的污浊倒灌入喉,呛得林礼一阵猛咳,泪花翻滚。蠕动的喉管给老和尚带来异样的快感,不由得加大了动作的幅度。

或许因为蹲着不好使劲,老和尚不多时便拔出肉木奉,林礼马上伏在竹席上剧烈喘息,被憋出来的生理泪水硬生生地被他忍了回去。

“歇够了就继续,呵呵,老衲也照顾你一回,记得好好卖力伺候,别忘了你求老衲的事儿。”明里暗里地威胁一番后老和尚将佛珠撩到身后,附身趴在林礼身上,搬起林礼的双腿分开,压向肩膀。分开林礼白嫩的臀瓣儿,看到依旧紧闭如初的肉穴,老和尚眼中红光微闪,低下头伸出舌头舔舐起来。

“嗯哼……不要……放开我,不要舔那里……”身体最敏感的地方第一次被如此对待,林礼止不住快感奔涌,内心却更加煎熬,他从未这样痛恨过自己银荡的身体。明明万般不愿,却仍然诚实地遵从着本能,很快湿润起来。

“真是极品的骚货,便宜明心那小子这么多天,果真暴殄天物。还愣着干嘛,快快伺候老衲的法器。今天老衲心情不错,待会儿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极乐。”老和尚吮吸着霪水,咂舌品味,两只枯藁大手攀着林礼的臀瓣儿不断揉捏。

林礼强忍着身体的快感,只能发狠地吸着老和尚那古怪的阳巨。还
本章结束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广告合作|会员注册|意见反馈|更新记录|
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、书友评论、用户上传文字、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及书包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,与书包网无关
书包网所收录免费小说如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在本站留言,书包网会在24小时之内删除您的作品。谢谢!
Copyright ©2009-2016 bookbao99.net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. 闽ICP备16033070号